合租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09-04 14:42
  • 人已阅读

  一直都有一个梦,那就是拥有属于自己的天地,房子。

  不必担心家里贵重的东西被偷,可以把锁装得牢牢的。不必担心影响他人休息,可以在适当的时候把音乐开得大大的。不必刻意隐藏自己内心诸多事情。

  如此不方便的事情还有很多,很多……

  因为房价不断的飙升,导致租房的价格也跟着上涨。一直很想单过,租一个一房一厅,但价格居然已经飙到1000多。单过,也变成了奢侈的梦想。

  

  之前和姑姑住一起,租的是四房二厅。住在一起的还有其他老乡。大家也都还算安静,不会去影响他人休息。每月的房租及水电费也都是支付给姑姑就好,我完全不用去理会这些琐事。

  直到后来,姑姑搬走去了深圳了。其他人也陆续更换了,而我们也就顺理成章的做起了所谓的二手房东。曾经以为这是个不错的差事,因为做了二手房东也就意味着自己的房租可以稍微少那么一点点。做了之后才知道,因为少那么100块钱。付出的却是更多的。因为没有签合同,也就没有规定别人具体住多久才可以走,又或者是退押金。以至于经常有人搬走,我们就要从新找住客,否则房租就该由我们自己来垫付。

  

  到后来搬来住的人都稳定了,可房东要求加100元。之前的合同也已经过期了,这样我们也就无可奈何。可其他的住户也都是新搬来说好的租金,只有其中一家是住了比较久,但很小气的人。我们也就只能由自己来出这100元,这样也就导致我们大家的租金都变成一样的了。由于之前被刚搬走的租客偷走过我的一台电脑,于是如今的我宁愿多出一点,也不愿意再从新找一个陌生人来住了。

  

  这样住着也就相安无事了,再也没有发生过之前那样房门被撬,房间被翻得乱七八糟的事情了。从此,我的心也算是踏实,及安心了。

  

  谈谈与我合租的三家人吧。

  第一家,两夫妻,海南人。两夫妻人都挺好,就是嗓门太大,不太顾及别人的感受。每次回来夫妻间交流有说有笑,声音大到就跟吵架似的。还喜欢开灯,每次归来都喜欢把大厅的灯打开,却又常常忘记关掉。即使大白天在厨房炒个粉,都喜欢开着灯。还有就是太小气,某次因为电视没了台,就从此不再交电视费。多一事,不如少一事的我干脆替他们交了钱给房东。

  

  这次她把弟弟接过来上班,开始没有住处,就在他们自己房间搭了地铺。她弟弟住了几天后便搬到他表姐那住了。可每天照常下班来这里烧水洗澡,衣服留给姐姐洗,然后看电视到晚上12点走。

  

  某天闲聊,我问,你弟弟找到工作没?她说,找到了,很轻松。还说,我弟弟没住这里,只是每天来这里玩的。明着就是告诉我,可别算我弟弟的水电费,他又没住这里。可别人又不是傻瓜,即使你没住这,可你烧水,洗澡难道不用水电吗?

  

  某天跟大姐闲聊关于最近水电费增加了不少的问题。直言谈到就是因为阿H买了电磁炉的原因。大姐也表示了不高兴,让我跟他们说,要么别用,要么就自觉多出一点电费。其实这个问题也一直困扰着我。从她买回来那天起,我就说了,电磁炉很耗电,她便说只是偶尔用。可她的偶尔就是早晨起来煎饼,晚上回来做宵夜,还要用来烧开水等等。我不是一个喜欢去管东管西的人,于是等到交电费的时候,电费从之前最高的170元变成了230元。我跟他们说是因为你们用电磁炉的关系,他们还不承认,说是因为天冷大家都用电热棒烧水洗澡的关系。

  

  年即将要来了,我也不想伤和气,就这样算了。

  可现在既然别人跟我提起了,我做为房东就不能再不管了。一直想找个机会来说,可又总说不出口。

  直到今天早晨,他们买了瘦肉、豆芽,还有粉。把电磁炉也搬到了厨房,正在滴滴滴的响着,我睡意全无。想着要怎么来说,可走到门口又退缩了,心都扑通扑通的跳了,感觉比跟我老板谈话之前还要紧张了。来来回回走了几趟都说不出口。直到看到大白天那么亮她还开着灯在把粉装入盘。我开口了,阿H,你如果要用电磁炉,要么多出点电费,要么就别用。大家一起摊销电费肯定会有意见的。如果你只是偶尔用,你用我的煤气炉我都没意见。她说,我就是偶尔用啊。我说,是不是偶尔用大家都心知肚明,你那电磁炉会响的。换位思考,如果你用煤气灶,我用电磁炉,你会有什么感受?她没再说话了,我也就走了。她回房间关门的声音很重,然后跟她老公估计在说我什么。

  

  我的心里也挺不是滋味。可你不能把别人都当傻瓜啊。既然水电费是一起摊销,你就应该自觉,别人用煤气做饭,你用电来做饭,还不愿意多出电费,这怎么说的过去?即便是偶尔,可累积起来,那是多少个偶尔?天再冷,别人都用冷水洗衣服,唯有你是烧热水来洗。洗澡别人都是开厕所的灯即可,唯有你们家要把大厅的灯全部打开。别人看电视会熄灯,还要把音量控制在自己能听到就好,你们却是开着灯不说,还要把音量控制在别人都能听得到的范围。其他都还好说,可只要跟金钱及利益挂钩的时候,谁都不是傻瓜!因为大家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