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的接力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09-14 15:37
  • 人已阅读

  当父母能够从子女的世界中剥离开来,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超脱地看待他们的得失。并耸耸肩不在乎地说“这是他们的生活”时,我不知道这对父母来说算不算是一段美妙的时光。

  

  当二十多岁的时候,我焦虑地徘徊在医院的走廊里,忧心忡忡地等待医生为儿子把头上的伤口缝好。我问比我年长的护士:“什么时候才可以不再为孩子操心?”她回答:“等他们过了调皮捣蛋的年龄。”旁陪着我的母亲微笑不语。

  

  当三十多岁的时候,我坐在教室里的小板凳上,听着老师向我抱怨我的孩子如何不守纪律,在课堂上大声喧哗破坏教室气氛,并把制作车牌当做自己的理想。或许连老师也不忍看到我那揪心的样子,她反过来安慰我:“不用担心,孩子们会走过这个阶段的,到那时,你就可以轻松地坐在教室后面,欣赏他们的进步了。”

  

  当四十多岁的时候,我常常花一整天的时间去等待:等着家里的电话响起。等着汽车驶进院子,等着前门打开,等着孩子们平安无恙地出现在我面前。一个朋友劝慰我:“再过几年,等他们成人了,你就用不着如此操心了。”

  

  当我年过半百,身体已大不如从前,容易生病和感到疲惫时,我仍在为我的孩子们担心。朋友这回说只有等我的孩子们都结婚成家了,我才能够摆脱担心的阴霾,过上自己的生活。我很愿意那样,但只要一见到我那年老体弱、白发苍苍的老母亲总是担心地问我“你看上去脸色苍白,你还好吗?你最近又为什么事烦心了吗?”我就担心我也会和她一样。

  

  难道只要一朝当了父母,这种无休无止的“担心”,就像代代相传的火炬,折射出人性的脆弱和畏惧吗?

  

  最近我的一个孩子变得十分焦躁,他对我抱怨:“您去哪了?我连着打了3天的电话都没人接,您知不知道我很担心?”我笑而不语。

  

  瞧!火炬已经传了下去。

上一篇:秋月

下一篇:没有了